本校2008年毕业生之一的佐佐木·罗伯特·泉 (Sasaki Robertoizumi)选手代表了日本盲人足球队,参加了东京残奥会盲人足球赛事。当年,完全失聪的香港学生陈裕民和全盲的佐佐木选手都是在该年毕业。当时,为了庆祝佐佐木毕业,同是巴西出生,也是在本校毕业的拉莫斯·瑠伟 (Ramos Ruy)先生也前来祝贺。
此後,佐佐木取得了日本国籍,并将代表日本出战残奥会。
2008年毕业礼那天,老师们都哭了,说「我们受到的教育比他们多」。
全校师生都希望支持佐佐木的努力。
我们一直都在接受他们的教导。
他们让我们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和重要性。
每天乘坐满座的铁路来校上课,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佐佐木为实现他的梦想而作出的努力。
当年的校报内容如下:
2008年度的毕业礼在当年3月20日举行。毕业礼跟往年一样,在市谷Arcadia饭店举行,毕业生一共有254名。
今年的毕业礼则与往年的不太一样。
当时,有3位毕业生令我们感到印象深刻。
因此,我们第一次荣幸地邀请到了凡人社的田中社长和入管协会的专务理事佐藤修先生作为我们的贵宾,去看望这三位毕业生。
其中一名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是来自中国的张麟,他送了报纸两年,一天也没有迟到缺席。他为朝日新闻工作,风雨不改,没有迟到或缺席,让那些总是以「我睡过头了」为藉口而迟到的学生感到非常尴尬。
另一名令我们感到印象深刻的学生是来自香港的陈裕民。
他是完全失聪。
他是为了要到专门学校升学而来日本留学,而选择在本校就读一共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本校有提供文部科学大臣认可的准备教育课程。 另一个原因是,他听说本校所采用的独特教学法对聋哑人非常有效。他是根据这些考虑从香港赴日留学。

他几乎从零开始学习日语,在本校学习一年后,决定前往专门学校升学。 他还获得了勤学奖。
另一位同样报读了本校的文部科学省指定的准备教育课程的学生,来自巴西的全盲学生佐佐木·罗伯特·泉。 他在一次车祸中失明,在接受治疗期间立志成为一名针灸师。 他在本校学习了一年,除了因为出席朋友的婚礼而缺席一天外,从没缺席上课。
同样来自巴西的拉莫斯·瑠伟先生也前来祝贺佐佐木毕业。 拉莫斯先生是本校的毕业生,也是佐佐木的大前辈。 拉莫斯先生向台下的毕业生们发表了感人至深的讲话,包括他留学时期的回忆。
一位是连续两年送报纸,没有迟到或缺席过的学生丶 一位在本校就读,并升入了专门学校的聋哑学生丶一位是学习日语并升上筑波大学的盲人学生。 他们三位为众多同学带来了勇气和鼓舞,使本校更添光彩。 今年的毕业礼是我们有史以来最感人的一次。
我们希望所有毕业生都能记住这一天的感动,并能够将来在社会上发光发热。
还有一些学生穿着和服参加毕业礼,犹如日本的女大学生一样。 这表示,来到日本的外国学生知道如何以自己的方式享受日本学生的生活,这让教职员非常印象深刻。
说到毕业礼,教务和事务局都总会有一些馀兴表演,包括每次都会非常兴奋的汤本老师,你可以在这里的照片(实际的校报)中看到。 在这张照片中,安永老师看起来并没有拿着甚麽东西…?
除了教职员的表演之外,在毕业礼之前我们还会为其他表演进行招募。 今年,我们已收到许多申请。
一位来自香港的学生希望进行乐队表演,一位来自韩国的学生希望进行舞蹈表演等等。
然而,由於这是第一次有现场乐队在毕业礼中表演,我们与大会当局开会,并获得许可。 在毕业礼最后,我校校长角色扮演肯德基上校,出现在舞台上,令全场观众们非常兴奋。 来宾的凡人社田中社长和入管协会的专务理事佐藤先生也称赞这是「一个有趣的毕业礼」。
两位来宾都说:「虽然这次毕业礼参加人数众多,但有一种家的感觉,是一个温暖的毕业礼。」。

Tags: